中国贸促会研究院

当前位置: 首页 -> 经贸热点
最新调研显示:当前我国制度性交易成本仍偏高
时间:2016-09-29      来源:经济日报

降低实体经济企业运营成本,对有效应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、增强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具有重要意义。从中国财科院的调查报告看,当前企业总体运营费用逐年下降,微观经营效益普遍下滑,企业税负负担呈现下降态势,制度性交易成本依然偏高,应将由政府决定的企业成本作为降成本重点——

  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,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之一,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及长远。今年以来,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派出4个调研组,分赴东部、中部、西部及东北等12省份实地调研,在19个地市与地方政府相关职能部门、行业协会及200余户企业开展调研和座谈。与此同时,面向全国开展“企业成本与负担问题”在线问卷调查,取得8000余户企业成本原始数据。

  近日,中国财科院发布了相关调研成果,并提出应该将由政府决定的企业成本作为降成本的重点。就调研成果的相关问题,《经济日报》记者采访了本次调研负责人、中国财科院院长刘尚希和有关专家学者。

  总运营费用逐年下滑

  调查显示,近3年来企业微观经营效益普遍呈下滑趋势。根据中国财科院的调查结果,虽然2013年至2015年总成本费用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,2014年、2015年降幅分别为7.2%和2.9%,但是无论产值或是利润指标,都揭示了企业经营效益面临更严峻挑战。在企业平均产值逐年下降、平均利润总额大幅下降的背景下,平均产值效益率也逐步下降。

  “分区域看,不同地区成本结构不尽相同,但财务费用和人工成本上升是通病,东北地区整体压力显著,主营业务收入、主营业务成本连续两年下降,2015年总成本占收入的比重在全国最高。”刘尚希介绍。

  调查也显示,传统产业效益下滑明显,行业效益分化显著。采矿业成本收入比上升幅度最大,其次是交通运输、仓储和邮政业。金融业成本收入比则连续下降,批发零售业成本收入比也出现下滑。

  “调查分析表明,2013年至2015年,企业经营困难加剧,收入下降,成本上升,利润空间收窄,亏损面增大,经营风险、财务风险累积严重,企业面临多重压力。”刘尚希说,由于不同地区、不同行业的成本费用结构差异较大,降成本政策的方向和力度还应当根据地区、行业有所侧重,突出针对性。

  总体税负呈下降态势

  中国财科院具体从企业税收负担、制度性交易成本、用能成本、人工成本(含“五险一金”费用)、融资成本、物流成本等六大成本进行了调查和分析。

  在税收方面,总体税负有下降态势,行业税负存在一定差异。样本企业总体税负2013年至2015年分别为6.61%、6.60%、6.53%,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。

  在融资方面,综合来看,2015年企业综合融资成本,即企业各项融资费用总额占融资额度的比重约在6%至20%之间,较以往年度有明显下降,但存在结构性矛盾,行业差异、主体差异明显,非利息支出(服务性收费和业务回报)减负有限等成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下降的主因。

  “大中型国企与大型民企融资难度较小,议价能力较强,融资成本较低。但是,中小微企业在银企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,自身也存在经营不规范、账务不透明等短板,议价能力弱,融资难度大、成本高。”刘尚希说。

  调查还显示,目前制度性交易成本依然偏高,尤其是行政审批的时间成本、机会成本和搜索成本等仍然较高。近些年来,虽然国家不断推动简政放权,在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、优化程序等方面均做了大量工作,但仍然存在审批程序不合理、时间长、材料多、收费多、手续多、盖章多等问题。

  此外,中介收费不规范、政策不透明及信息不对称、政府市场管理缺位等,也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偏高的重要原因。

  问卷调查统计显示,近两年企业职工工资成本连续上升,2014年增幅为5.95%,2015年增长了15.64%。同时,养老保险、医疗保险、失业保险三大险种占工资总额比例近三年基本不变。

  “部分企业承担办社会职能,用工负担显著增加。部分企业延续了历史上的制度惯性,承担了诸如供电、供热、供水、物业、办学校、医院、发放社保等多项成本,使其难以轻装上阵。”刘尚希说。

  重点关注不合理的成本

  调研报告认为,降低企业成本,并不是对所有企业成本不加区分地“一刀切”,而应正确认识和理解企业成本,明确不合理的企业成本及其成因,从而明确降成本重点。

  “要区分趋势性成本与非趋势性成本,比如从合理提高国内工资收入和人民生活水平,以及破解资源环境约束的角度看,工资水平和企业资源环境成本在一定阶段的逐步合理提高,符合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趋势。”刘尚希认为。

  调研报告还认为,要正确认识市场决定成本与非市场决定成本,与税费制度、行政审批、管制、行业垄断等政府干预密切相关、由政府决定的企业成本,构成对企业负担的直接影响,是降成本的重点。

  “政府不合理干预所形成的成本才是造成企业成本高的根源。因此,并不是所有政府决定的成本都是需要降低的企业成本,只有不合理的企业成本才是关注重点。”刘尚希强调,政府在降成本中承担着重要的角色与作用,需要从宏观角度为企业创造健康运行的良性环境与合理机制。

  调研报告提出了一系列推动降成本的政策建议,包括下决心根除加重企业负担的一些明显不合理制度、不断优化市场环境等。在根除不合理制度方面,报告提出全面治理超额负担、坚决破除垄断保护、深入整治权力中介等建议。

 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认同减税降费的重要性。他认为,以赤字弥补支撑减税不是降成本的根本之策。“税费负担的降低和政府支出规模的降低应该同步实施,才是真正的降成本。”高培勇说。

  调研报告还提出,降成本与增效益是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,应该把提升效益作为降成本的重要举措。对此,国家统计局科研所所长万东华表示,“企业成本是要降,但是更多的还是要注意怎么增收。企业要降成本,更多的还是要提升自身的竞争能力和生存能力,提升供给质量”。